EE

🧡💜微博@EE_今天德扎来了吗

哇 lof这个新的合集怎么玩的呀 好高级

【长蜂】R18 取名字好难不如点进来看看的play

#R18

#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AU

#登基前夜的小王子蜂蜂被哥哥压在王位上太阳了一顿的故事

#OOC

#言语调戏有 口jiao有

 

但我好爽啊(。

神秘链接

【长蜂】R18 某种讲不清楚的拟兽态play

#ooc

#拟兽态

#老虎哥哥x兔子蜂蜂

#动物发情期有提及

#所以很

#别看

神秘链接: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4819489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既然赶上了就祝大家儿童节快乐!!!!

(我好害羞我再也不要开车了

该让极化仙女蜂和哥哥玩什么普雷呢()

【长蜂】R18 ABO注意

#ABO 典型AO 俗人AO

#不知道为什么是个本丸向的abo 挠头.jpg

#激情产物 ooc

#信息素的味道是柴的想法 懒惰如我觉得超合适于是直接用了(ntm

神秘链接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4581527

打!钱!!亲吻才老师

电饭煲煲:

🐯💗🐝长蜂漫画本《不知热》 宣传&预售!🧡💜
🌸A5大小/28P含封 两篇傻白甜小漫画
详细信息在P2,P3-4是试阅 
通贩地址在这里





🌸另外本子场贩双日直参CP22
场贩的朋友可以来填写一下调查表方便统计→长蜂本《不知热》CP22场取数量调查
摊位号请关注CPP的参展信息!
CPP地址→这里




🌸P5的转发抽奖在微博进行!欢迎大家去碰运气(x

这都能翻我真的服了……低调点再来一次

【长蜂】R18 没名字的酒吧pa(下)

#诚实纯肉了
#7k字左右的车 开到后面基本和酒吧没什么关系(ntm
#惯例打一下ooc
#那个虎为什么老爱调戏他弟弟
上。 http://ee0707.lofter.com/post/1da89fbc_12905de9
神秘链接见评论

话说我还蛮喜欢这个设定……搞不好还会有同背景的新的车……我还特地埋伏笔了(什么鬼)而且怎么我觉得我的小黄文仿佛永远写不完一样的这么长

了解一下

晒网摸鱼:

每cp一度的清正廉洁长蜂组又双叒叕联手搞事了!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!!

具体情况请见宣图,此次为文本合志(有插图,但以文章为主)

更多试阅内容请关注tag下各位太太放出的试阅片段(该条也会陆续补充链接方便大家寻找阅读)

>>走场贩请戳<<

>>走通贩请戳<<

 

试阅链接(有待补充):

 

感谢各位太太的参与,大家辛苦了!

【长蜂】四时橘花(很随便的试阅)

#长蜂合志了解一下

#校对本对已经食用完毕 一个字 好

#本来因为挑不出段落不想发 后来想了想还是发一段出来吧  读者爸爸们做个准备 到时候也不会因为我这么拖后腿而太生气(会的)

#没有paro 本丸向 植物第一人称注意

我是花!是花!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

我愿意帮蜂须贺保守他的秘密,假装他真的和嘴上说的那样,抗拒着“长曾祢虎彻”的显现。

如果他不在夜里偷偷摸摸地出现在庭院的话。

本丸的庭院夜里总是很安静,连花的呼吸声都听不到。只有莹白的月光一点点投下来,好像在轻轻唱着什么古老的童谣。在这样的寂静里,极其细微的脚步声也能引起我的注意,我的神识敏锐如此,即便是蜂须贺放缓了、放轻了的步子也躲不过。我自然能看到他猫着腰从走廊尽头鬼鬼祟祟地探出了半个身子,连紧一紧羽织抵挡入春微凉空气的动作都那么小心翼翼。

午后没写完的手笺和笔还放在一旁的木质地板上,蜂须贺披着月色在廊沿坐下,只留给我莳绘工艺的和服一角。放置的时间太久,墨早就有些泛干了,蜂须贺也毫不在意似的。他葱白的指尖触到泛着凉意的笔杆时禁不住缩了缩,好半晌才带着些迟疑,复又重新握起了笔。

蜂须贺的长发在夜色下像极了樱花,此刻在这空无一人的庭院,被风吹进了我的神识里,卷起了一丝丝甜甜的气味来。好花当然不应该窥探别人的隐私,我本是不屑于偷看蜂须贺到底在手笺上写了什么的。只是他被春天的风和月光镀过的脸庞伴着夜樱似的发、微红的耳尖和蹙起的眉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笔尖半干的墨正适合用来掩盖他想藏起来不被人窥见的秘密,在纸上一深一浅地刻下些斑驳的笔迹。而蜂须贺的眼神这么认真,好像在透过一张薄薄的纸条看着谁。

也许是长曾祢吧,我想,传说中的长曾祢。

花什么都知道。更何况蜂须贺的手笺上这么明晃晃地写着。

他放下了笔,叹了口气,起身整了整衣服坐下后压出的褶痕。蜂须贺捏着刚写好的手笺,把写着字的那一面靠里压在胸前,踩过我身上的土,踩过一地落下的花瓣,在樱花树前停了脚步。

我就在背后看着他,而他看着手上樱粉的手笺。直到月光经过一层层的云和夜色融合得由浓转淡,蜂须贺的木屐才又向前动了动。

他这身衣服很不好活动,可他的动作却很敏捷。三两下就顺着树干爬上了一根粗壮的树枝。蜂须贺转了个身,坐在树枝上,不紧不慢地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长发,才从衣服中拿出手笺。指尖抚了抚,发现并没有因为爬树的动作过大而压皱,还低下头扯出来一个极浅极浅的笑。

樱花开得正盛,蜂须贺的马尾藏在樱花里,叫我根本辨不出真假来。他在树干上调整了一下姿势,两腿支撑着直起上半身,小心地将手上的信笺系在了离他最近的一朵悄悄绽放着的樱花旁。

“这样就好了吧。”蜂须贺轻轻拽了拽信笺的尾端确保它被牢牢地固定住了,再松了手,信笺便随着风打着旋儿,背面的粉色转得有些模糊,远看倒真像是和樱花树融为一体了。

我当然不能理解蜂须贺为何这么做。在我看来,向樱花树许愿的目的是达成了的,只是在半夜偷偷摸摸地来到底是为了掩盖什么,依照我现在对人类或是付丧神的了解,是决计想不明白的。但他的眸子里暗含的一点儿期待甚至有些傻气,全然不似白天机械地写着“希望发芽”、“希望开花”时的波澜不惊,我才知道,原来蜂须贺虎彻,也是不吝于祈愿的。

蜂须贺在树上坐了多久,我就在树下看了多久。看他笑着借着月光偷偷翻看其他付丧神的愿望,看他对着刚刚冒芽的花苞发呆。蜂须贺心情很好,完全是一副了却了什么心愿的模样。直到他拍着衣服上沾上的灰尘蹲在我面前,我都没能回过神来。

向樱花树许愿真的有用吗?他歪着头问我。

我依稀记得早上浦岛也问了这个问题,我努力地回想着蜂须贺给出的答案。他系上信笺时的认真绝不亚于浦岛,樱花也一定会听到的吧。

“如果你真的发芽了,赝品也会来吗……”

风轻轻卷过,像在替我回答似的。

“不管怎么说,今天晚上可没人来过院子里,你要记得保密啊。”蜂须贺眨了眨眼睛,纤细修长的食指抵在唇前,做出一个让我噤声的手势。

默然无应,蜂须贺站直了身,投下的影子里盛满了樱花花瓣。

“真是的,我怎么和浦岛一样,到底为什么要和还没发芽的花说话。”

他收起了摆在一旁的砚台和笔,将他们轻轻压回了纸上。嘴里嘟囔着对自己很无奈似的话语,揉着额角转身便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里了。

春天到了。蜂须贺站起身离开我时,我想。我也要努力发芽了。

如果这样能让樱花树上的所有愿望成真的话。

包括那个刚挂上去的,随风摆动着的,蜂须贺极力想要隐藏的秘密——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